DigiEx:数字主权货币渐行渐近?


DigiEx:数字主权货币渐行渐近?转载来源:新华财经

据DigiEx小编了解到:新华社北京7月11日电(记者张莫)《经济参考报》7月11日刊发题为《数字主权货币渐行渐近?》的报道。文章称,如同在平静的水面丢下一枚石子,脸书(Facebook)将推出一款加密货币Libra的消息一经发布就引发业内高度关注。而在最近一周内,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兼货币金银局局长王信以及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周小川更是先后针对Libra和数字货币发声。

据DigiEx小编了解到:业内人士指出,短期内Libra落地存在难度,但其代表了一种趋势,即一些商业机构试图建立一种超越主权的全球数字货币,伴随这类货币在支付尤其是跨境支付领域发挥更大作用,其对现有货币体系和金融体系的影响将更深远。与此同时,商业机构探索超主权数字货币的行为一定程度上也将推动各国加速研究主权数字货币的步伐。目前,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已经成立,并正在和市场机构合作进行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

Libra横空出世 数字货币再成焦点

Libra项目白皮书指出,Libra的目标是在安全稳定的开源区块链基础上创建一种稳定的货币,该货币以真实资产储备为后盾,并由独立协会管理。

白皮书还详细披露了有关Libra货币的几大关键信息。首先,建立在安全、可扩展和可靠的区块链基础上;其次,与大多数加密货币不同,Libra完全由真实资产储备提供支持。对于每个新创建的Libra加密货币,在Libra储备中都有相对应价值的一篮子银行存款和短期政府债券,以此建立人们对其内在价值的信任。Libra储备的目的是维持Libra加密货币的价值稳定,确保其不会随着时间剧烈波动。最后,Libra由独立的Libra协会治理,Libra协会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性成员制组织,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协会的初始会员包括Visa、Mastercard、Paypal、eBay、Booking Holdings等知名企业。另外,脸书创立了受监管的子公司Calibra,以确保社交数据与金融数据相互分离,同时代表其在Libra网络中构建和运营服务。

据DigiEx小编了解到:作为技术和高科技投融资资深专家的井通科技CEO和MOAC区块链联合创始人周沙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脸书目前在全球范围内拥有逾27亿用户,而其将由真实资产在背后支撑的特征意味着其币值相对比特币这样的虚拟货币而言将更为稳定。即使脸书的用户中只有10%使用Libra,其体量就已超过世界上大多数经济体。在脸书经济体的生态里,发行Libra货币的第一步发挥其支付功能,接下来将发挥其借贷和储备的功能,进而还可能推出各种建立于Libra基础上的金融衍生品,从而实现各种去中心化的金融形态。他表示,国际货币体系可能会由现在的由主权货币主导,转化成将来的主权货币和超主权货币并存的局面,Libra正是其中一例。他说,对于一个经济体量较小的小国而言,可能没有能力去运行一种自己的货币,很可能会考虑去使用类似Libra这样的数字货币。

虽然Libra项目还处在早期阶段,但毫无疑问其将加密数字货币这一话题再次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实际上,除了脸书,其他一些行业巨头公司也有推出自身数字货币的计划。据媒体报道,摩根大通正在开发自己的首款加密货币JPM Coin,JPM Coin基于区块链技术,能够在机构账户之间实现即时支付转移。另外,高盛首席执行官大卫·所罗门在接受采访时也透露,该公司可能会推出自己的加密货币。

监管密切关注 接连发声

这种由商业机构发行的加密数字货币短期内能否落地?这种超主权的货币真正落地后对于现有的货币和金融体系又会产生什么影响?这一系列问题在业内都引发了剧烈讨论,也引发了各国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仅在这一周之内,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兼货币金银局局长王信以及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周小川先后针对Libra和数字货币发声。

7月9日举行的“中国外汇管理改革与发展”研讨会上,周小川表示,“未来可能会出现更加国际化、全球化的一种货币,这是一种强势的货币,导致主要货币和它产生兑换关系。这个东西并不一定是Libra,但从最近几年的趋势看,会有不少机构和人员试图建立一种更有利于全球化的货币。”

7月8日于北京大学召开的“数字金融开放研究计划启动仪式暨首届学术研讨会”上,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指出,总体的判断是Libra短期内要落地确实难度非常大。王信则表示,Libra有可能在支付领域,尤其是跨境支付领域有较大发展前景,而随着它的发展,其可能发挥更多货币职能,这对于各国货币政策、金融稳定,乃至对国际货币体系都可能产生重大影响。

“假如有一半的人使用Libra,那么这些人相当于与现有的银行系统是脱离的,那么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就无法影响到这部分人。”周沙表示,中央银行需要着力考虑现有的监管工具怎样实现金融稳定和货币政策的有效性。

商业机构发行的加密货币的安全性也引发了监管担忧。日前,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五名议员发出了一封公开信,向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等人提出要求,希望脸书及其合作伙伴立即中止数字货币Libra及其钱包Calibra的任何活动,在暂停期间就风险和收益举办公众听证会,探索法律解决方案。公开信指出,白皮书对于Libra及Calibra钱包的意图、角色、潜在功用和安全性披露不足,暴露了极大的风险和明确监管保护的缺失。

周沙表示,目前的种种情形表明,Libra这样的数字货币的发展还需要和监管部门有一段时间的磨合,监管部门会以一种观察的方式去看待数字货币,而Libra需要解决的也是反洗钱机制的建立以及相应的实名制等问题。

穆长春在《财新周刊》撰文指出,Libra创造的是跨境自由流动的可兑换数字货币。这类稳定币的出现和发展,无论是从对货币政策的执行,还是宏观审慎管理的角度,都离不开央行的支持和监管,必须纳入央行的监管框架。同时,考虑到这类数字货币的跨境使用特点,尤其是网络效应产生的赢者通吃问题,要防止出现垄断,这都要求各国央行及国际组织的监管合作,甚至会催生国际性的央行。

倒逼数字主权货币加速出台?

据DigiEx小编了解,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包括英格兰银行、加拿大央行以及瑞典央行在内的多国央行都在进行数字货币的研究工作。IMF也曾表示拟根据特别提款权(SDR)机制推出一个全球数字货币——IMF Coin。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正式成立。商业机构推出的加密数字货币是否会“倒逼”官方数字主权货币的加速推出呢?

周沙表示,在现代社会工业化开始阶段是“资本为王”,因为工业发展由资本驱动,而在后工业阶段,则是“信息为王”。在整个移动互联网之下的新经济时代,中国在移动支付等领域,走在世界前列,中国创造出了世界上最多的数字资产。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发行数字主权货币具有优势,也需要在数字货币领域有所作为。

王信表示,央行经过国务院的正式批准,正在组织市场机构进行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为了推动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我们专门成立了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在深圳和其他地区也在与当地密切合作,也在进行系统的开发。”他说。

他表示,央行的数字货币在中国定义为M0,是现金的一定程度的替代。他同时指出,央行货币的数字化有助于优化央行货币支付功能,提高央行货币地位和货币政策有效性。央行数字货币可以成为一种计息资产,满足持有者对安全资产的储备需求,也可成为银行存款利率的下限。此外,央行数字货币利率可成为新的货币政策工具,央行可通过调整央行数字货币利率影响银行贷款利率,有助于打破零利率下限。

业内人士表示,数字主权货币的发行绝不仅仅是解决技术难题那么简单,它对整个金融体系都将产生巨大影响。周沙说,数字主权货币的发行实际上是改变了现有的央行发行现金的方式。如果中国央行要发行主权数字货币,关键看点在于是否准许企业和个人大户在央行系统开户,并给予存储计息。如此一来,央行可以更好地调控货币政策和设定基准利率。一旦数字货币的潜力释放出来,可能会对“央行——商业银行”这样的二级体系形成冲击,央行的货币政策会直接作用到企业和个人身上,商业银行的货币乘数因子将消失,商业银行体系也将缩化,缩减为投资理财机构或商业贷款机构,这样的变化是迟早都会发生的,因而是需要密切关注和研究的课题。(完)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的观点,非投资建议,不代表DigiEx的立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