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后中国两年,韩国区块链的曲折之路


1962年实行第一个五年计划以来,韩国的经济从战争的废墟上崛起,保持了长达三十年的高速增长,成为了20世纪中叶以后世界上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

落后中国两年,韩国区块链的曲折之路

作为亚洲第四大经济体,韩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没有太多存在感,但是这里有亚洲领先的轻重工业,有亚洲最高的民主指数,有一度领跑世界的通信制造业,有全球最发达的美容产业,还有最好吃的泡面和泡菜。

2016年开始,曾经一度让韩国自豪的金融业和通信业都遭受了重创,改写世界金融业的数字货币风口正好到来,带着尚未完全消退的骄傲和对未来的憧憬,韩国人接触到加密货币,然后一切都变了。

泡菜溢价与江南大妈

2018年1月初的某天,在美国最大交易所之一coinbase,比特币的价格是15255美元,而在韩国两家交易所Bithumb和Upbit,比特币价格分别是21751美元和22674美元。如此高额的差价被圈里人戏称为“泡菜溢价”。

从美国买入比特币再转手卖到韩国就能赚40%,赚钱从脑力活变成了体力活。于是世界炒币爱好者们组团杀向韩国,用不了多久就能榨干韩国币圈的资本积累。

这时,韩国政府终于出手了,外汇管制和反洗钱政策如一盆凉水泼下。与此同时,国际虚拟货币的主要报价网站coinmarketcap排除了韩国交易所报价,“泡菜溢价”消失。随后,世界比特币均价应声下跌10%,瑞波币暴跌35%,各种虚拟货币价格也相继跳水。

在这短暂的时间里,韩国因“泡菜溢价”成为世界炒币者的“天堂”,又一度将他们带到“地狱”。在这个特别的领域里,韩国用另类的方式实现了主导世界的梦想,不管他们是天使还是魔鬼,他们得到的已经失去了。

“泡菜溢价”的背后,还有更让人无法理解的现象:韩国人口总数约5100万,炒币人数却高达400万。

在“泡菜溢价”接近峰值的1月初,韩国招聘信息网站Samurain发起了虚拟货币投资调查,31.3%的被调查者表示正在炒币,平均每位炒币者的投资金额为566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5万元),实际平均收益率已经一度高达425%。

韩国的教育普及率极高,25-34岁的韩国人中,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高达70%。这对国土面积小、老龄化严重、就业市场日趋饱和的韩国来说并不一定是好事。

当大学生与上班族越来越难找到满意的工作,他们只能不断压抑自己的欲望,“教育改变人生”的梦想也越来越缥缈。因此,币圈不断变换的数字及其背后所代表的真金白银,给他们早已麻木的神经带来了久违的刺激。

当贫富分层固化之后,大面积出现的暴富神话不但冲击着固有的体系,也给不同的人带来不同的希望。这时,江南大妈(江南区是韩国首尔的富人区)带着她们的资本与寂寞入场了,如同火上浇油。

年轻人在这里得到了银子和面子,而对江南大妈们来说,盯着手机看币价的时候,她们觉得自己和华尔街股神们没有什么分别

监管之门

2017年9月,韩国全面禁止ICO。这项本意是打击数字货币欺诈行为的禁令,在数字货币市场极度燥热的韩国演变成了对数字货币交易的“无差别打击”。

一时间谣言四起,“韩国将全面禁止数字货币”的说法迅速升温,政府险些控制不住舆论。这一事件影响深远,一年之内韩国的区块链政策两度大反转,都曾在对舆论产生误解的担忧中瞻前顾后。

时间回到2016年2月,韩国央行在报告中提出鼓励探索区块链技术。2016年10月,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FSC)公布金融科技发展的两步计划,其中提到逐步将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制度化。随后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数字货币热潮在韩国持续升温,直至“泡菜溢价”达到顶点。

2018年3月,ICO禁令的影响已经发酵半年之久,本拟以禁令规范数字货币市场的韩国政府,虽然早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但迟迟没有大规模出台新政。韩国人对数字货币的热情以及韩国在全球数字货币市场上的地位,使得韩国政府每项政策都要足够审慎。

3月份的G20峰会上,多国共同提出以7月份为最后期限进行加密货币监管,呼吁制定“国际标准制定机构(SSBs)”。随后,韩国政府趁势扭转了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态度。

2018年5月,韩国国民议会正式提出解除ICO禁令的提案,并于6月份正式解除。

2018年7月12日,韩国央行韩国银行(BOK)发布报告称,数字资产对本国金融机构造成的潜在风险有限,加密货币市场不会对传统的本地金融市场构成威胁。同月,韩国时报报道,韩国正在遵循G20的要求,为数字资产行业制定“统一规则”。

韩国对于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相关政策中,有很多值得借鉴。2017年12月,韩国禁止匿名交易。2018年3月,韩国禁止未成年人进行加密货币交易。此外,韩国还禁止政府官员持有加密货币。

8月初,韩国区块链企业振兴协会(KBEPA)呼吁韩国政府采取措施,监管并推动区块链产业发展,而不应只关注其“短期存在的负面影响”,而这句话正是韩国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监管之路的缩影。

态度几度反转,动荡之中想到尽快止损,舆论压力下乱中求稳,而看到自己错过了很多利益之后,也没有完全乱了分寸。

落后中国两年

2018年7月,韩国数字货币投资基金Blockchain Investment董事长郑周溶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韩国的区块链行业目前比中国落后两年左右。虽然只是他的“一面之辞”,但“韩国区块链行业落后中国两年”的观点随后被多次引用。真相确实如此么?

2016年12月,韩国金融投资协会(Korea Financial Investment Association )牵头、21家金融投资公司和5家区块链技术公司共同成立了区块链联盟,标志着韩国正式布局区块链行业,该联盟在韩国区块链资本市场中也一直扮演着智囊团的角色。

而就在一个多月前,韩国政府宣布将在未来三年内拨款3万亿韩元(约合26.5亿美元),支持金融科技发展。

2018年5月,韩国国会第四次产业革命委员会在一次报告中提到,应将区块链视为产业发展的重要部分,区块链是下一代互联网,与国家安全息息相关,要大力发展韩国区块链产业。

2018年6月,韩国科技与通信部(Ministry of Science and ICT)发布《区块链技术发展策略》,旨在于2022年前筹集2300亿韩元(约合2.1亿美元)资金,培养10000名区块链行业专业人才和100家公司,同时扩大并实现网上投票,航运物流,畜牧记录管理,清关,房地产和国际电子文件分发等6个项目的商业化。

同月,韩国宣布计划在釜山市打造一个以瑞士加密谷为原型的区块链中心。8月,韩国济州岛已正式要求中央政府将其设立为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特区,以吸引在韩国禁止ICO后流往瑞士和新加坡等地的资本回归。

从韩国在区块链领域布局的时间节点来看,“韩国区块链行业落后中国两年”的说法稍显夸张,或许只是谦虚而已。

在理清了对加密货币监管方式的同时,韩国政府已经逐渐摆正了对区块链技术的态度,随着资金和人才的入场,韩国区块链行业将迎头赶上。

第四次工业革命

2017年12月,韩国总统文在寅访华,在韩国驻华大使卢英敏夫妇陪同下品尝了豆浆、油条之后,同行的使馆工作人员扫码支付了68元的餐费,而这竟是韩国总统第一次现场感受移动支付。

而在他获悉中国移动支付的普及程度之后,“韩国信息技术领先于中国”的错觉也瞬间破灭。

在此之前的5月份,韩国产业研究院发表《韩国制造业应对第4次工业革命现状及评价》报告,其中提到,韩国第四次工业革命水平落后发达国家四年。

时间再退回2017年年初,韩国政府发布《2017年经济政策方向调查》,323位受访经济学者中,只有18%的经济学者认为应积极采取措施应对即将到来的第四次工业革命。

错过了第四次工业革命元年之后,韩国在2018年开始发力,区块链被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发动机,韩国自然不会再次错过。在韩国政府一系列政策的带动下,数字货币逐渐降温,区块链技术研发走向正轨。

2018年1月,韩国政府宣布对当地加密货币交易所征税,税率达到24.2%。

2018年7月,韩国政府先是宣布将在2019年第一季度把区块链在内的11个领域15项技术型企业作为税收减免对象,又在十天后公布了税收减免政策:中小企业税务减免30%-40%,大型企业税务减免20%-30%。

税收减免政策的扶持之下,韩国企业纷纷入局区块链行业,建立区块链研发团队或工作室。韩国目前已落地或接近落地的区块链应用涉及证券、支付、社交、游戏、旅游、医疗等领域。随着热度攀升,初创企业涌现,韩国创投领域的资本也逐渐流向区块链领域。

2017年年底,三星软件解决方案开发部门宣布将参与首尔市政府的项目,以建立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信息战略计划。同时,三星公司还测试了包括现代海运商人在内的航运公司等在物流系统方面的区块链应用。三星还提到,未来要将区块链技术从行业扩大至整个公共部门。

2018年4月,韩国电信巨头SK宣布将于年内发起基于区块链的平台,用于验证客户身份信息,简化用户订购和支付流程。

2018年7月,韩国互联网振兴院与韩国住房金融公司签署了谅解备忘录,以促进电子文件的使用,并且预计将通过应用区块链技术提高稳定性。

同月,韩国电信公司(Korea Telecom,KT)推出了采用区块链技术的新商业网络。KT表示,还计划将其区块链技术应用于新兴业务,如能源管理和身份认证。

2018年8月,韩国金融监督管理局(FSS)倡导建立基于区块链的股票交易系统。同月,韩国生物技术公司Macrogen宣布与大数据公司Bigster合作,采用区块链技术建立医疗平台。

民主,亦喜亦忧

2018年1月16日上午,青瓦台,坐在办公桌前的文在寅眉头紧皱,因为参与请愿的人数还在攀升。青瓦台曾承诺过,一旦在线请愿发起后的30天内签名人数超过20万,政府将作出回应。自从2017年5月文在寅执政以来,韩国政府已回复过两次请愿。

这次请愿是于2017年12月28日发起的,到1月16日,参与人数已经达到21万。请愿内容是反对政府对加密货币的严格监管,请愿书的匿名作者表示:“我们的人民因为虚拟货币而实现了一个他们在韩国从未拥有过的美梦。人民不愚蠢……之所以投资虚拟货币,是因为它被认为是第四次革命。”

几个月前,韩国禁止了ICO,纷纷出走海外的资本和人才已经让韩国政府心痛。而在韩国政府紧锣密鼓筹备更为细化的监管措施之时,舆论已经控制不住了。

朝鲜被称为独裁者的天堂,而在韩国,总统是“最高危”的职业。虽然戏谑的成分偏多,但足以体现韩国的民主程度之高。这也从源头上解释了韩国追逐区块链之路上的独特风景:民众催促着政府,混乱倒逼出监管,行业领先于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