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学院教授曹辉宁生日演讲:区块链代表了道路、自由和生命



长江商学院教授曹辉宁生日演讲:区块链代表了道路、自由和生命

8月19日,Usechain链上未来私享沙龙在京举办,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理事长元道、雄岸基金姚勇杰等人参加。Usechain创始人、长江商学院EMBA金融学教授曹辉宁分享了自己对区块链的理解与思考。

区块链发展一日千里,众多公司跑步进场。继BAT高调亮相区块链业务之后,京东在上周也紧随其步,推出区块链服务平台和区块链电子发票联盟。大公司纷纷亮剑,跑步前进。

然而在另一边,区块链行业也陷入茫茫寒冬。此前True Link Financial公司CEOKai Stinchcombe撰文质疑区块链“诞生十年后,仍然没有找到真正的突破性应用”;此外,与之关联的数字货币市场在今年陷入漫漫熊市,至今已达8个月之久。就在上周,一向被行业看好的ETH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骤然暴跌,在极短的时间内跌破300美元,导致踩踏严重。事后有行业人士分析,ETH骤跌是因为众多项目基于以太坊ERC20发币,而在熊市之中,项目和募资双双减少,以太坊用处降低,币价自然暴跌。

回望过去,区块链可谓「希望与失望并重」。

曹辉宁在演讲中同样提及上述两点。他首先肯定了区块链的价值,认为和互联网相比,区块链可能是一个能带来更大价值的技术。不仅可以强化金融行业的信任关系,还能让人们在陌生人中取得信任,对行业和社会都很重要。曹辉宁表示,这也是自己在知天命之年仍然愿意投身其中、四处奔波的原因,因为区块链代表了道路、自由和生命。

不过目前区块链还没有在社会中产生显著影响,曹辉宁认为原因主要有3点,分别是:

1、矿机算力过于集中,导致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不断“中心化”,影响了后来者挖矿的积极性;

2、交易所成为转移财富和中心化的场所,提高了区块链的参与成本,没有真正地服务社区;

3、一些短视的项目借用区块链套现牟利,在融资成功后捐款跑路。

演讲中,曹辉宁也提供了解决方案:

1、设置随机方法,通过抽签的方式分配挖矿权限。这样只有分配的人裁需要贡献算力,而不是比特币网络里每个人都要参与计算。由于不需要所有人都来计算,这个方法还解决了速度和能耗问题;

2、清算和结算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交易撮合环节继续中心化。这样既可以实现每笔交易的透明化,又可以保证交易时的效率;

3、对于项目方可以跑路的风险,通过设置金融衍生品来抵冲风险,投资者购买保险合约,一旦项目方捐款跑路,可以从预先储存的保险款项中获得一定的赔偿,不至于颗粒无收;

以下为曹辉宁演讲精要,由火星财经编辑整理:

我希望听我演讲的人身体健康,现在区块链属于你们,也属于我们,但更多还是属于你们。因为区块链是大的技术趋势,我非常看好它。

很多人会问我为什么现在出来创业。其实我很早就出来了,12岁就离开家里,到现在也将近40年。我12岁的时候,周围的同学18岁、19岁;现在我五十多岁,一起竞争的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所以总是跟别人不一样。

我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天命在我、义不容辞。对于区块链,我认为它代表着一个大的方向,而且和金融密切相关。但我也有一种感觉,就是目前整个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太短视。我希望能通过一些方法真正把区块链技术应用起来,希望它能对社会产生价值。

直到今天,我还在到处飞,各处奔波。关键原因是我认为值得,这是我们在这个时代必须要做的事情。就区块链本身而言,它是一个可能比互联网带来更大价值的技术,尤其是在金融行业,强化金融行业的信任关系。区块链能够让我们在陌生人中取得信任,对行业、对社会都非常重要。

为什么我对区块链有这么大的寄托?有以下3方面的原因:

第一,区块链代表将来的道路。区块链用计算机语言为我们指明了未来社会的准则,这个准则不是某一个人制定的,而是通过机器写在程序上,写在代码上。任何个体都无法随便更改,相当于把刑法写在了代码上。我认为区块链就是道路,是将来的方向。区块链的道,也可以看成是我们的道,我们的准则。区块链就是我们的道理,一定要坚定地走下去。很多人提到区块链时会询问,你是不是比特币的信仰者?我不是信仰者,我相信数据、相信科学、相信逻辑。通过这个逻辑,我坚信区块链就是我们的道路。

第二,区块链代表自由。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两人都可以通过区块链实现价值转移。通过区块链,他们可以交流,可以越过语言、国界、种族地交换资产。区块链也可以让我们在陌生人之间建立信任,为我们提供一种自由选择。区块链的交流不会有任何人将你禁言和删除,所以它代表自由。

第三,区块链代表生命。比特币诞生后,并没有随着中本聪的个人状况而发生变化,而是成为一个可以认为是「永生」的物体——只要社区中有一人存在,比特币就可以永远存在。

以上三点证明区块链大有可为。我们也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可以通过区块链实现一些过去没有实现的事情。区块链是道路、是自由、是生命,我们一定要把区块链做起来。在知天命年龄,我也以此激励自己,继续奋斗、继续努力。

回望2009年,中本聪把第一个代码写出来,至今已有快十年的时间。但区块链真正的应用还是很有限的,比特币是为数不多的成功案例。目前比特币在二级市场的价格为6000美元,再往下跌的空间比较少,表明它作为数字黄金的概念已经深入人心,再撼动它已经非常困难。这是比特币最大的价格。目前比特币的市值在数字货币市场中占比大约为50%左右,曾经有人试图用其它数字货币代替比特币,但都失败了,证明比特币的价值已经形成共识。

另一发面,以太坊实现了智能发币,现在已经上市的数字货币有三千多种,没上市还有好几万种。为什么对社会没有产生很大的作用呢?原因同样有3点:

第一,交易速度太慢、反应时间太长,用起来很不方便。比特币每秒能处理的交易只有七次,它的反应时间要到十分钟、三十分钟。

第二,能耗很高,需要消耗很多电量。

第三,规模太小。

盘点目前阻碍区块链发展的障碍,同样有3点:

第一,由于最早中本聪设计的规则里,矿机的算力和比特币挖矿概率成正比,算力越高,挖到比特币的概率越高。以前每个人一台电脑,挖矿的概率差不太多,后来有一些芯片通过技术改进,挖矿效率可以达到普通苹果电脑的80万倍,也就是说他们挖矿一天的效率等于普通人挖矿两千年。现在的技术可以让矿场控制大量算力,导致比特币非常中心化。

在座的可能都持有比特币,但是放眼普罗大众,大多数人没有比特币。这样情况下,就导致数字货币的扩散速度还是比较慢。所以说,矿力集中导致数字货币的分布非常中心化,不能与大众接收新的货币,董事也容易被操纵。

怎么样弱化算力的作用、同时又让大家有动力参与挖矿?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希望通过一些技术方法来解决。

第二,交易所。在做也有很多做交易所的朋友,我自己也希望项目可以上交易所。交易所通常收取很高的交易费,某种意义上来讲,它也成为转移财富、中心化的场所。最后很多项目死掉。整个生态就不容易建立起来,我们本来希望通过区块链给社会带来好处,但现在它反而成为一个成本更高的地方。如何让交易所真正地服务社区,项目又为社区做事,这个方法同样值得我们关注。

另外,区块链技术比较高深难懂,因此也常常被一些人利用,成为传销、圈钱的方式。最近在西安,我看到有人18天融了大约8000多万,没有任何技术。另外是所谓的量子加密,说要用「人工智能+区块链」实现量子加密。区块链、人工智能以及量子加密,这其中任何一个事情做起来都很难,但这个项目要三个技术一起做,成功率几乎是百万分之一,但同样融了不少钱。

所以我们要看到,目前区块链有大量传销项目混在里面,现在在交易所上市的项目,可能90%多都会死掉。这些项目都融了很多钱。我之前也讲过EOS融了42亿,持有EOS的人是不是可以享受这42亿的一部分?没有,一分钱没有。因为这42亿已经完全归了项目方,持有人拿到手里面只有EOS币。假设项目方的人不干了,投资者没有任何办法。怎么样把项目方的动力和投资者的动力结合在一起呢?这也是一个很值得考虑的问题。我希望能够通过金融手段,让项目方的利益和投资人的利益捆绑在一起。也就是说,如果项目方什么事都不干,那投资者的钱要退回去。可能不是全部退回去,但至少要退回去一部分。这样来看,至少项目方还有一定的动机去做事。

前面说过,设计一种算法让算力的力量不至于那么大,我们可以设置一个随机方法,通过抽签的方式来实现。每个人算出一个随机数字,就像北京买车摇号一样,摇到你了,就可以买车。抽到你的随机数字,轮到你挖矿,那么你就可以挖。所谓的挖,只是把公钥和私钥对照一下,并不是计算一个最好的哈希数。这样就轮到的人在做计算,而不是比特币网络里每个人都要参与计算。这样就把速度和能耗的问题解决了,不需要所有人都来算。

这个机制和EOS不一样的地方在哪里?EOS是让21个节点轮流参与验证工作,这个机制就变得非常危险。也就是说,我们一定要相信这21个节点,万一他们作恶我们就没办法了,变成一个中心化的行为。通过上面这种随机化的方式,每个人都有参与机会,不存在权力影响参与权的这个问题。同时保证了速度又避免了中心化的问题。另外,我们还可以设置一些变形验证,如果有些人再做验证,他的算力也不怕浪费掉,也可以把他用起来。通过这种方式,可以把算力过于集中的影响降下来。

前面我们通过新的技术把速度、能耗和规模的问题解决了,怎样把它们应用到交易所里呢?我的希望是,做中心化的撮合。数字货币的交易还是需要一个中心来撮合,保证交易速度,但是到底谁来做这个撮合交易的中心?依然是随机的。不见得是同一个人在做交易撮合。但清算和结算可以通过矿工去实现。

这在交易所很个有名的案例,叫做ATBOSS,就是很多机器人相互交易。比特币价格忽上忽下,很多并不是因为真实的交易,而是中心化交易在里面操作造成的。为什么这样的现象在以前股票交易所里没有出现?那是因为股票交易所受到证监会的强监管,做这样的事情是要坐牢的。但区块链由于缺乏监管,就出现很多这样的现象,导致市场对草根很不公平。我希望把清算和结算去中心化,让每笔交易都是透明,而为了让保证用户体验,撮合交易需要中心化。

第三,项目方。区块链中有很多传销项目,我们该怎么办?以太坊在二级市场中的价格从1300美元降到200多美元,你会发现在价格走低的时候,以太坊没有任何支撑。比特币价格下行还会回弹一下,但以太坊走低后没有任何声音,一直往下跌。为什么?因为大量的传销项目用以太坊很容易融币,融了大量以太坊之后,就把它换成法币,套现走人。这时候没有任何办法,很多项目一年后可能归零。

怎么样让项目方带有一定的责任感,同时可以让融来的钱退回来呢?我们可以设置一个金融衍生品来抵冲风险,也就是说EOS融了42个亿,项目方卖掉之后,还有30个亿放在智能合约里。如果项目最终失败,投资者有权利把智能合约里的30多亿拿回去。当然投资者不能白拿,需要购买保险合约。保险合约的额度可以设为4亿美金。这样万一项目方融资后什么事都不干,投资者还有30亿可以拿回来。总之,单靠项目方自律是远远不够的,要拿真金白银给投资者做补偿。不然对投资者很不合理。

综合上面说说,我希望接下来行业能在以下3方面做出改变:

第一,不同旷工的算力差距不至于那么大,算力的分布能够实现相对去中心化。

第二,交易所能够成为社区服务方,让项目的价值能够流动起来,而不是一个聚集财富的场所。

第三,项目方要真正做事情,而不是融了币以后,把这个币卖掉套现跑路。

这几个问题解决之后,区块链的春天才会真正到来。我们才能真正用区块链技术解决社会问题。

很多人会问:到底区块链可以解决哪些问题?区块链解决的问题是需要场景的。我认为它解决了信任的问题。也就是说,缺乏信任的场景都可以通过区块链来产生信任。我首先考虑到的是跨境支付。所有做数字货币的都知道,法币的通道非常有限,要不然在美国做一个帐户可以把比特币换为美元,但受到的监管是很强的。用EOS币来举例,EOS币目前在各大交易所里流通,但它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它是中心化的,不是通过区块链的方式对外发行。EOS币后面支撑的帐户在哪里,有人说看过,但大部分人没有看过。里面有太多不确定性,所以有很大的问题。

另外,发行也不受监管。今天项目方高兴发一百个亿、一千亿,没有人可以管得了。所以很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操作:知道明天要发行一百个亿,币价要涨,于是买一大堆。过几天再拼命卖,把这个价钱压下来,再在低价再把币收回来。不受监管、不负责任的机构发币,对整个市场将是一场灾难。我们需要一个透明的、去中心化的币,可以实现全球支付。这就需要底层技术比较好、可以支撑大量去中心化交易的区块链技术来实现。

在金融行业,全世界最大的难题就是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问题。大的银行不愿意花时间为中小微企业提供几百万、几十万的融资,成本太高。但是如果我们可以通过区块链建立信任,解决这些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对很多创新企业其实是很有帮助的。这样的情况下,就避免了中介和非法的民间借贷。很多高利贷平台跑路,并不是因为借钱人要求更高利润,往往是平台要求巨大的利润。通过区块链,中小微企业就可以顺利解决融资难的问题。

此外,区块链还有一点是奇特行业所没有的,那就是全球化金融数据。任何一个通证发行后,就再不属于中国、美国或任何一个国家,而是属于全世界。通证可以在全世界流通,这个流通力量是巨大的。通过区块链,我们就建立了一个全球交易机构,可以交易数字化工程、股票、期权、非标准产品、机构信托产品……等等等等。当然,这也需要一个高频、安全、去中心化的方法。所以,我觉得首先我们要探索怎么样把金融衍生品带到币币交易中。刚刚所说的保险,可以先慢慢做起来,然后再推动其他衍生品。全球的金融衍生品是个巨大的市场,市值大约是7.5万亿美元。美国最赚钱的交易所不是纳斯达克和纽交所,而是芝加哥期权期货交易所。这一块有很大的开拓空间,我们希望在这些方面有所进展。

第三,区块链可以确权。它不仅仅可以作为数字黄金,可以分配每人一个编码,实现资产的公证化。每个人的时间、信誉、和粉丝的互动,都可以公证化。不仅资产可以公证,人也可以公证。把奥巴马的时间变为公证,他来我们学院演讲一小时,我们给他1.5个奥巴马通证。这个通证可以在全球交易。奥巴马可以把他的公证捐献给慈善机构。像租房、租汽、分时的房屋等等分享经济,都可以通过公证化的方式来解决沟通问题。

一些地方的中心化机构要么不存在,要么做得不好,要么成本很高,这些问题可以用区块链的方法来解决。全世界大概有40多亿人不能使用金融服务,通过区块链技术,我们可以将金融服务落实到每家每户。

参与一个项目至少支付需要一个以太坊,现在一个以太坊大约两千多人民币。对很多人来说,两千多人民币是一个非常心疼的数字。如果能通过期权的方式,也就是出售优惠购买这个币的权利,价格假设是币价的10%,那么购买的门槛就会降低很多,很多普通人就会更愿意参与。相当于通过金融衍生品,鼓励更多人参与进来。

我希望大家能够在这些方面多思考。做区块链对我个人来说,更看重它对社会的影响。我希望区块链能够实现多赢,而不是简单的圈钱,通过区块链创造的信任,让整个社会更加互信互助,我认为这才是区块链的本意。

分享到